新闻热线:86-591-87826110 法律咨询:86-591-87826026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 网站首页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
环球瞭望
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瞭望

习近平在俄重要活动 这位卸任副国级为何参加?

发布时间:[2017-07-07]

原标题:习近平在俄重要活动,这位卸任副国级为何参加?

  来源:政事儿

  当地时间4日,习近平在莫斯科同普京共同会见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媒体和企业界代表。

  习近平指出,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成立20年来,作为中俄民间交往的主渠道,为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健康稳定顺利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现场,主席台主桌上只有两个座位,习近平和普京分坐两侧,身后各3面两国国旗交叉并立。

  据新闻联播画面显示,在习近平和普京对面,两国官员及其他代表分别坐在大厅两侧。中方第一排从右往左分别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办主任栗战书,国务委员杨洁篪,前国务委员戴秉国,中宣部常务副部长、中央文明办主任黄坤明,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洪斌。

  后排有外交部部长王毅,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商务部部长钟山,中财办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中办副主任丁薛祥,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邓榕,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夏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王庚年等就坐。

  在上述领导及代表中,戴秉国、任洪斌、张庆伟、邓榕、李小林等,分别以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及下设理事会主席身份参加。

  由此,先后两任主管外事工作的国务委员戴秉国和杨洁篪一起肩并肩坐在了重大的外事场合。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了解到,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成立于1997年4月,是由中俄两国元首倡议成立的民间友好组织。主要任务是向两国政府提出相关建议,负责协调双方其他民间组织交往。

  根据《委员会活动指导原则协议》,委员会分设中方和俄方委员会,每届任期四年。本届委员会中方名誉主席是国务院前副总理钱其琛(今年5月病逝),中方主席是前国务委员戴秉国(2014年6月习近平主席批准),副主席是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邓榕,秘书处为外交部欧亚司。

  双方委员主要从社会各界推选产生。目前委员会下设地方合作、智库、文化、实业家、妇女、青年、专家、媒体、生态、医学、科学与创新、宗教事务、健康生活方式、残疾人事务、老朋友和教育等16个理事会及秘书处,其中老朋友和教育理事会是2016年增设的。

  地方合作理事会中方主席单位为黑龙江省,中方主席为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中方成员单位包括:北京市、上海市、重庆市、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七个省区市。

  智库理事会前身为名人分委会,2014年改为现名。现任智库理事会中方主席为全国友协会长、全国政协外委会副主任李小林。中方主要成员包括驻俄罗斯大使李辉,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等。

  专家理事会现任中方主席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全国政协理论研究会副会长武寅。成员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上海外国语大学、四川大学。

  实业家理事会中方主席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洪斌;健康生活方式理事会中方主席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原副院长梁玉师;生态理事会中方主席为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媒体理事会中方主席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王庚年;妇女理事会中方主席为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夏杰;科学与创新理事会中方主席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董事长高红卫;医学理事会中方主席为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国强;宗教事务理事会中方主席为国家宗教局副局长蒋坚永;残疾人事务理事会中方主席为中国残联副理事长贾勇,教育理事会中方主席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伊志宏。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坐在前排的实业家理事会中方主席任洪斌作为企业界代表向两国元首进行汇报。他说,实业家理事会将建立中俄企业间定期交流会晤机制,推进双边商务签证的便利化,为两国企业的商务交流创造更加高效、经济的经贸合作环境,将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

  另外,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还在莫斯科召开了第十一次全体会议,委员会中方主席戴秉国和俄方主席季托夫共同主持会议。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作为生态理事会中方主席出席会议并发言。


 

 出生于1941年,作为委员会中方主席的戴秉国,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外交生涯,曾任国务委员、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外交部副部长。

  早前,戴秉国还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专访谈到了他的退休生活。

  “我退休后见了很多外国政要,大概有几十人次。我要见他们就得自己做功课。看新闻,看各种各样的材料。要了解国内情况和国际形势的变化,所以每天都要看点东西。我还要做点记录,现在已经记了两本,是用毛笔字做的一些阅读笔记。因为光靠脑子记是不够的,有些东西还是要有文字的记录,回头还可以查一查。”戴秉国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郑书  校对/陆爱英

责任编辑:柳龙龙

 

名人名家
  • 那些年,马云穿过的毛衫马云穿过的毛衫
  • 阎连科获卡夫卡文学奖 为中国作家首次获该奖项中国作家阎连科
  • 卢新华卢新华短篇小说
  • 胡锡进胡锡进面部表情